<strong id="hfz4b6"></strong><font id="hfz4b6"></font>
          • 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作者:付鑫鑫 劉倩 來源:文彙報 發布時間:2020/1/22 10:20:35
            選擇字號:
            陳俊武:不負韶華,以身許國70年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“您的愛車在加油站加的汽油,70%是催化裂化工藝生産的,這項工程技術的奠基人就是陳俊武。”——這是形容陳俊武科技貢獻時用得最多的一句話。

            如今,中國的催化裂化加工能力每年近2億噸,僅次于美國的2.4億噸。1959年,我國發現大慶油田,但當時煉油廠的加工能力不足,技術水平落後,就像“看著金燦燦的稻谷,吃不上香噴噴的米飯”。1962年,陳俊武擔任中國第一套60萬噸/年流化催化裂化裝置設計師,3年後産出合格油品。

            說起聚烯烴,人們也許會很陌生,但如果換個說法,滌綸、錦綸、食物保鮮膜、飛機安全氣囊,以及日常使用的塑料制品等等,是不是很熟悉?這些物品的化學成分就是聚烯烴,換言之,人們的衣食住行離不開聚烯烴。陳俊武是我國煤基甲醇制烯烴工程技術開發的總指揮,指導完成了甲醇制烯烴技術工程放大及工業化推廣應用。我國市場90%煤基甲醇制烯烴使用自主研發技術,占全國乙烯總産量的近25%。

            接受采訪時,參加工作已逾70年的陳俊武說:“人的一生只是曆史長河中短暫的一瞬,應該活得有價值、有意義。對社會的奉獻應該永無止境,從社會的獲取只能適可而止。我努力這樣做了,有了一些貢獻,社會也給了我一定的評價,這就足夠了。”

            人物小傳

            陳俊武,中國科學院院士,中國煉油工程技術專家、催化裂化工程技術奠基人、煤化工技術專家,中國石化集團科技委顧問。

            我國從依靠“洋油”到成爲煉油技術強國,再到70%的汽油通過催化裂化工藝生産,陳俊武功不可沒。他主持完成國內首套60萬噸/年流化催化裂化裝置自主開發與設計,主持指導完成同軸式催化裂化、常壓渣油催化裂化等國家重點攻關課題,爲我國催化裂化裝置總加工能力躍居世界第二作出開創性貢獻。

            陳俊武先後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(2次)、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,被授予“時代楷模”、全國五一勞動獎章、“全國勞動模範” “中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”等稱號,獲頒“何梁何利基金”科學與技術進步獎。主編《催化裂化工藝與工程》《石油替代綜論》《中國中長期碳減排戰略目標研究》等專著。

            顛沛流離,不忘撫順的石油夢

            今年1月13日,“時代楷模”陳俊武先進事迹報告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。

            每次來到人民大會堂,陳俊武都有不同的感受。新中國成立10周年之際,陳俊武第一次走進新落成的人民大會堂,參加全國群英會,被授予“全國勞動模範”稱號。“那時候國家正處于火熱的社會主義建設時期,我真切感受到了我們科技工作者大有用武之地。”

            第二次走進人民大會堂是在1978年,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神州。陳俊武參加全國科學大會,他爲之付出諸多心血的催化裂化項目作爲重大科技成果接受表彰。“這次大會提出,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産力,大家聽了都非常振奮。”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陳俊武連說“感動”,“我感到科學春天已經到來”。

            1991年評上院士後,他多次在人民大會堂出席院士大會。“這是一個崇尚科學、尊重知識的好時代,我要盡心盡力爲黨和國家多做一些事情。”

            己亥歲末,陳俊武在人民大會堂,親耳聆聽了一場關于自己的報告會。他由衷地感慨:“其實,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如果說我這些年還取得了一些成績,首先要歸功于時代,我趕上我國社會主義建設的好時代、趕上了改革開放的好時代、趕上了追求‘中國夢’的新時代。”

            回望顛沛流離的前半生,陳俊武堅定地說:“無怨無悔!”

            上世紀20年代的中國,軍閥混戰,民生凋敝。1927年3月,陳俊武出生在北京一個大四合院裏,排行老三,是家中唯一的男孩。

            “七七事變”爆發,中華民族開始全面抗戰。次年,陳俊武小學畢業,曾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的父親陳訓昶做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——讓兒子上教會學校學英文。“父親就是覺得,不能再學日文,應該去教會學校學英文,也算是對侵華日軍的一種無聲反抗吧。”陳俊武回憶說。

            崇德中學(現北京市第三十一中學)第一節英語課,老師用英語講《阿裏巴巴和四十大盜》。“我聽不懂啊,回家就跟父親說,我不學英語,不去崇德上學了!”小學從未學過英語的陳俊武向父親哭訴。

            父親告訴兒子:“不管碰到什麽困難,只要你肯下功夫,就能改變現狀。——這是我對你的期望!”這句話影響了陳俊武的一生。

            1944年,陳俊武憑借優異的成績考取北京大學工學院應用化學系(後改名爲化學工程系)。北大工學院地處清端王府舊址,爲了省錢,陳俊武沒有住校,每天走讀,並將學校每月發放給學生的50斤面粉扛回家,和母親相依爲命,“家裏吃飯,母親知道我的飯量,適可而止,不會浪費”。

            和陳俊武共事40多年的中石化洛陽工程公司資深專家陳香生告訴記者,陳院士食量小,“他小時候吃不飽飯,所以即使現在條件好了,他仍堅持只吃七分飽,艱苦樸素慣了。”

            大二那年,同窗好友有親戚在撫順油廠上班,陳俊武同去參觀學習。“煤都”撫順是東北最大的煤炭基地。日俄戰爭後,日本人在撫順瘋狂掠奪煤炭資源的同時,也建造了機械、煉鋼、煉油等各類工廠。在撫順,陳俊武第一次親眼看到日本人留下的頁岩油煉廠。先進的設備,令他永生難忘。尤其是一種煤煉油設備,使用的是德國技術,比書本上學的要超前不少。

            要知道,那個年代的中國工業基礎十分薄弱,化工也多以輕工業爲主,包括造紙、制革、制糖等。隸屬重工業的煉油廠給陳俊武帶來新奇觀感的同時,也震撼了他的內心。那一刻,他暗下決心:挽弓當挽強,畢業後投身石油工業,最好能到撫順。然而,時局動蕩,陳俊武畢業即失業。在寶島台灣鐵路局短短工作了10個月之後,對“石油夢”的執著驅使他想方設法回到了福建長樂。

            在祖籍地,雖有世襲的華林坊可供棲息,但陳俊武心中依然放不下自己的“石油夢”。1949年12月,輾轉北上的陳俊武將母親交托給在沈陽工作的大姐一家,獨自前往撫順謀職。白雪皚皚的冬日,陳俊武乘馬車來到撫順礦務局。人事處的一位女科長拿著介紹信,對他上下打量,一介文弱書生,又是北大畢業,就說:“你去化驗室吧,工作輕松,環境也幹淨。”可陳俊武不幹了,說:“我想去第二化學廠,學習新東西。”

            人生到處,應似飛鴻踏雪泥

            老骥伏枥志在千裏,烈士暮年壯心不已。近年來,全球氣候變暖使低碳技術、綠色經濟和低碳生活成爲廣泛流行的社會話語。盡管人們就碳排放對氣候變暖的影響存有爭議,但陳俊武認爲,采取預防性對策十分必要。他說:“不能因爲有爭議就不研究,我是能源與化學方面的專家,研究碳排放是我的責任。”

            說幹就幹,他廣泛搜集海量的國內外資料,按照我國中長期發展規劃,先算出工業、農業、交通運輸等各行業的能源消費量,再核算出相應的碳排放量。終于在2010年至2012年連續3年發表10余篇論文,出版24萬字的《中國中長期碳減排戰略目標研究》專著。

            一個過了杖朝之年的老人,全憑一顆赤子之心,連續3年發表這麽多論著,其滿腔熱忱不得不讓人感佩!更令人驚歎的是,陳俊武2011年8月在《科技導報》第15期發表的卷首語文章中寫道:“2021—2035年的過渡期二氧化碳排放指標宜早日研究,建議峰值年排放約110億噸,並出現在2030年以前,爭取2035年在100億噸以下。”——這一數據與國家在2014年北京APEC峰會期間宣布的數據非常吻合。

            出成果那三年的艱難困苦,助手陳香生看在眼裏、記在心上。有一次,明明約好了半個月會稿,誰料,半個月後,陳俊武幾乎推翻了原定內容的三分之一,要求增加許多新觀點,陳香生想不通:“您怎麽不早說?又要返工!”陳俊武心平氣和地解釋說:“在碳減排方面,我們都是新手。我們的數據要10年不落後!這半個月又查到了一些新資料,要加進去,介紹給讀者!”陳香生的埋怨一掃而光,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

            對看不見的讀者用心良苦,對看得見的徒弟同樣關切。1991年,陳俊武舉辦了爲期一周的高工研修班,小試牛刀。此後10年間,由陳俊武領銜的催化裂化裝置專家培訓班分別在大連、廣州、北京各辦了一期。

            第三期高研班學員宮超回憶,培訓完畢,自己交了200多頁的大作業,有一天還接到院士電話,那頭,陳俊武說:“你的作業第幾頁第幾項第幾個數據不對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當時用計算機做的大作業,花了6個多月時間,回去一查,還真錯了!瞬間,對院士佩服得五體投地!”宮超說。

            對陳俊武佩服得五體投地的,遠不止宮超一人。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劉昱動情地說:“陳院士親授課程,不僅使我們在催化裂化基礎理論和專業知識方面有了很大的收獲,而且在思維方法、分析能力、實踐經驗方面也有了較大的提高。”

            中石化洛陽工程公司總經理辦公室秘書李小爽還記得,2016年陳俊武將6年來指導鄭州大學從事能源替代研究的18萬元報酬悉數捐出,設立鄭州大學研究生優秀論文獎勵基金;1994年,他捐贈個人所得4萬元獎金,在單位設立青年優秀科技論文獎勵基金;1994年,他資助新安縣一名貧困生到複旦大學求學,直到對方畢業……

            駕駛員陳濤跟記者聊起一些趣事:有老友從外地來洛陽探望,“陳院士在電話裏跟人家說,坐公交車來家,不讓我開車去接,因爲不是公事”。下班時,陳俊武總把辦公室的打印機、電腦等電器關掉並用布蓋好才離開;打印資料,特意縮小字號,一面A4紙上常常有4頁的內容,而且是雙面打印……

            接受采訪,93歲的陳俊武感慨:“我現在身體跟思維還都可以,有生之年要繼續和大家一起努力,爲黨和國家盡一些綿薄之力。業余嘛,最想去埃及看看,但是會給女兒添麻煩,算了。我已經感覺很幸福了,知足常樂!”

            客廳小茶幾上,記者看見,除了《洛陽晚報》,陳老還在讀《杜甫》《康震講蘇東坡》《儒林外史》《尋路阿富汗》等。他說:“不能動身遊曆,多看看書報也是好的,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,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。人的一生很短,只爭朝夕、不負韶華。我一直認爲,奉獻小于索取,人生就暗淡;奉獻等于索取,人生就平淡;奉獻大于索取,人生就燦爛。”

            陳俊武最愛蘇東坡的詩:“人生到處知何似,應似飛鴻踏雪泥。泥上偶然留指爪,鴻飛那複計東西。”——寥寥幾句,又何嘗不是他對自己的人生總結呢?

            當場立軍令狀:“出了問題,我負責!”

            第二化學廠前身是日本人所建的石炭液化廠,采用德國的煤高壓液化加氫技術制造汽油和柴油;日本二戰戰敗後,該廠停産,部分設備被拆毀;1946年,國民政府改稱第二化學廠。撫順解放後,恢複生産,並于1952年改稱石油三廠。

            “在廠裏,我喜歡提意見,比如說,鼓風機稍加改造,一小時就能節電25度,兩台鼓風機就是50度,相當于全車間用電量的一半。領導對我的各種新奇想法也很肯定,所以,不管哪個車間,我都喜歡跑。”陳俊武仿若回到了那段青蔥歲月,笑顔質樸而純真。

            1956年,石油工業部撫順設計院成立,抽調三廠的陳俊武任工藝室副主任;3年後,他被任命爲大同煤煉油廠的工廠設計師。同年,大女兒陳玲出生,出生不久連續幾天高燒不止。同樣是“第一次”,同樣是責任,他選擇了大我。妻子吳凝芳說:“你去大同吧,孩子有我呢!”時至今日,陳俊武覺得,自己虧欠家人太多太多,說完,眼眶裏潮潮的。他拿起一張紙巾撕成兩半,一半擤完鼻子扔了,一半握在手心待用。

            煉油行業有“五朵金花”:流化催化裂化、鉑重整、延遲焦化、尿素脫蠟,以及相關的催化劑添加劑等,這五項也是1961年煉油科研會議明確的重點攻關任務。1962年、1964年,陳俊武兩次赴國外考察流化催化裂化工藝和煉油廠。

            回國時,陳俊武的行李中沒有一件“洋玩意”,卻裝了一大批精心收集和複印的資料,還有他密密麻麻記滿文字、數據和圖形的15本筆記本。其中,既有重點考察的催化裂化技術,又有其他煉油技術。有同事感慨:“陳工,你這簡直是天書!”的確,在陳俊武的筆記本上,不僅有中文,還夾雜著英文、俄文、德文以及各種簡寫、縮寫和代號……

            1965年5月,我國第一套自行設計、自造設備、自行施工安裝的流化催化裂化裝置投料試車運行。反應器和再生器巨大的筒體在陽光下熠熠生輝,整個裝置如同盤旋的巨龍般雄偉壯觀。3天後,清冽芳香的高品質汽油從管道汩汩而出。經測定,産品全部合格,達到最高的輕質油收率。成功了!那一刻,中國煉油工業重大技術一步跨越20年,飛躍進入世界先進水平。

            因河南油田勘探需要,撫順設計院遷至河南。在洛陽市竹園溝,一間15平方米的板房就是陳俊武的新家,牆上透風、屋頂漏雨。妻子吳凝芳上班的地方在10多公裏外一個油庫工地,陳俊武也經常出差。用妻子的話說:“他只要說出差,馬上就得走,什麽也攔不住。”

            對母親的這句話,小女兒陳欣後來深有體會。有一天,陳欣騎自行車上班,被出租車撞倒,膝蓋粉碎性骨折,需住院治療。陳俊武趕到醫院,看著女兒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卻是:“這下麻煩了,我還急著出差呢!”回憶起這段往事,陳欣由衷地說:“這就是我爸,工作永遠第一位。”父愛如山。從外地回來後,陳俊武天天擠公交往醫院給女兒送飯。

            “工作第一”的陳俊武,不喜歡經驗主義,主張實踐出真知,“科研人員不講可能怎麽樣,一定要是什麽樣就什麽樣”。上世紀80年代初,他帶隊成功研發了新型的同軸式催化裂化裝置。蘭州煉油廠希望采用這項技術建設一套年加工50萬噸的催化裂化裝置,卻遭到了有關方面的質疑:“有可能出事故”“有可能爆炸”“有可能……”

            石油工業部專門召開論證會,陳俊武當場立下軍令狀:“出了問題,我負責!”最後,設計方案獲通過。1982年,蘭州煉油廠裝置順利建成投産,當年就收回4000多萬元的投資,該技術獲1984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。

            同樣是1982年,上海高橋煉油廠要新建一套100萬噸/年催化裂化裝置,總工程師朱人義對陳俊武說:“同軸式構型很先進,我想要;高效再生的燒焦罐技術,我也想要。能否兩者結合起來?”陳俊武幾番研究,終于確定了一個新方案。1990年,這套新裝置的模型在北京國際博覽會上甫一亮相,立即引起關注,被贊譽爲“現代科技與美學藝術的融合”。目前,我國采用這種新技術的裝置年加工能力總計4000萬噸,占國內催化裂化年加工總量的20%。

            衆所周知,以石油爲原料可以生産出塑料、纖維、橡膠等烯烴産品,把石油換成煤炭也可以,不過,煤炭制烯烴的瓶頸在于甲醇制烯烴。經過幾代人的努力,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終于突破了瓶頸,可從科研成果如何向工業轉化呢?爲此,大連化物所找到了陳俊武。陳俊武8次奔赴陝西華縣,3次前往遼甯大連,2次北上內蒙古包頭,現場指導、推進攻關。2006年,“甲醇制取低碳烯烴技術及工業性試驗”項目通過鑒定。2010年,投産成功。從中試成功到百萬噸級工業裝置産出,前後只用了4年。目前,用煤炭生産甲醇、再轉化生産的乙烯,占國內乙烯總産量的近25%。

            超市的背心式塑料袋、廚房的保鮮膜、塑料食品袋、嬰兒奶瓶、水壺、水桶等的化學成分都是聚乙烯。換句話說,人們日常使用的每4件塑料制品中,就有一件是通過煤炭制烯烴的原料生産的。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特別聲明: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,並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;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,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“來源”,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;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,請與我們接洽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打印  發E-mail給: 
               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圖片新聞
            高比能高倍率准固態鈉離子微型電池問世 “天涯海角”再成焦點
            哺乳動物晝夜節律神經機制獲突破 沙漠蝗逼近我國!專家提醒:當心潛在威脅
            >>幸福彩票开奖首页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一周新聞排行 一周新聞評論排行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編輯部推薦博文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• 孫儒泳院士與中國的生態學教育
            • 中國科學家發現新冠病毒胃腸道感染證據
            • 爲何科普比謠言慢半拍?
            • 中科院綜考會草地資源綜合評價體系的建立與發展
            • 准研究生,發郵件請認真點、嚴肅點
            • 聊一聊新型冠狀病毒對高校畢業生的影響
            • 幸福彩票开奖首页>>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1.0.0 FROM 自制53